当前位置: 快报网 > 图片 >

一只大熊猫的自白(组图)

时间:2016-12-10 21:53来源:中新网 编辑:欧阳雪字体设置

  我叫大熊猫,别人都叫我“国宝”,其实我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我为熊低调,没有太大的抱负与目标,只求吃得饱、睡得香、玩的好。但是,但是,我还是有一个小小的梦想滴,如果谁能给我拍一张彩色皂片,我就送给他一个大大的香吻。
 
 
  我刚出生的时候,体重相当于两只鸡蛋重,全身粉红色。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我一点儿也不喜欢这种粉粉的颜色。但是作为我给这个世界的见面礼,我还是想跟你SAY“Hello”。图为2013年7月19日,台北,大熊猫宝宝“圆仔”在保温箱里打哈欠。大陆赠台大熊猫“圆圆”7月6日产下千金“圆仔”,受到两岸民众关注。
 
 
  出生十天,我开始出现黑眼圈啦。四肢和耳朵也开始变黑,我可终于有个熊猫的样儿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每天吃和睡,直到第45天我才真正睁开眼睛打量这个世界,看清了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妈妈的样子。图为2016年8月9日,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上海基地”诞生的首只大熊猫宝宝满月了。
 
 
  在妈妈的呵护下,两个月的我听到了声音,四个月的我慢慢地可以用四条腿走路了,六个月的我开始跟着妈妈一起找食物。嬉戏玩耍是我生活的主旋律。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的,已经慢慢长大的我,必须离开妈妈开始幼儿园的集体生活了,我不想去幼儿园,因为我不想看书不想上课,最重要的是幼儿园的小朋友总是抢我的好吃的。图为2016年10月19日在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熊猫幼儿园”内拍摄的熊猫。位于四川省成都市的成都大熊猫繁育研究基地有一所“熊猫幼儿园”,目前有23只2016年出生的幼年大熊猫在这里悠闲地生活着。
 
 
  我们的幼儿园实行的是军事化管理,为了保证每个小朋友的健康成长,每年医生阿姨都会对我们进行体检,体检是我最讨厌的项目了,一看到穿白大褂的医生阿姨我就想躲起来,抽血真的好疼好疼啊。图为2016年1月7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大熊猫“贝贝”接受体检后与媒体见面。 当日,华盛顿国家动物园4个多月大的大熊猫“贝贝”进行了体检。
 
 
  时间过得真快,一眨眼,我也该过一周岁生日了,和别的小朋友一样,动物园的叔叔阿姨给我准备了盛大的生日派对。在神圣的抓周仪式上,我立志成为一名伟大的画家。图为2014年7月6日,台北市立动物园的大熊猫“圆仔”迎来一周岁生日,“圆仔”参加抓周活动。当天,园方举办了公益路跑、抓周、吃蛋糕等多项活动,为“圆仔”庆生。
 
 
  我悠闲的生活直到两岁大的时候被打破,我看到两个长得和我很像的怪蜀黍,抱我离开了妈妈身边。我发狂似的四处寻找都不见妈妈踪迹,一番折腾肚子就饿的咕咕叫。我拖着疲倦饥饿的身体走了好久,尝试着用和妈妈在一起的觅食方式,终于找到一些竹子勉强填饱肚子。没有妈妈的日子总是孤单的,但是我并不难过,独处的日子让我学会了自娱自乐,看我自学成才的钢管舞跳的怎么样?图为2016年6月29日消息,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两只大熊猫“华妍”、“张梦”在卧龙核桃坪野化培训基地接受为期两年左右的野化培训。
 
 
  经过一段时间的野外生存训练,我又可以回家看妈妈了,妈妈看到我脏兮兮的样子一脸嫌弃,刚进家门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被妈妈拉去洗了个凉水澡。图为2016年6月5日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都江堰基地,大熊猫“姚曼”强制给其几个月大的幼仔洗澡。这只幼仔极不情愿,露出委屈表情。
 
 
  洗完澡好舒胡啊,妈妈给我买了一顶新帽子,照了照镜子,嘿!真神气,你看像不像“神龙大侠”?图为2016年5月16日,四川碧峰峡基地的一岁大熊猫宝宝有了新玩具——背篓和草帽,背上背篓,戴上草帽,再加上逼真的表情,像极了《功夫熊猫》的主角阿宝。
 
 
  最近天气好冷啊,我家这边都下雪了,再寒冷的天气也阻挡不了我撒欢的脚步,多亏我自带棉袄,别再笑我胖了,冬天就是胖子们的“春天”,我的春天来了,打个滚儿庆祝一下下。图为2015年12月17日,定居长春的大熊猫嘉嘉、梦梦在吉林省东北虎园熊猫馆的冬日雪地中欢快地玩耍,一会打滚一会爬树,享受着冬日暖阳,时不时还对游客撒娇卖萌,样子十分可爱。
 
 
  忘了跟你们介绍了,我有一个好盆友,他跟我一样有圆圆的眼睛,胖胖的身体,但是他的个子比我矮多了,所以,吃饭睡觉欺负他就成了我的一个重要的娱乐项目。图为2016年2月1日消息,四川卧龙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核桃坪野化培训基地日前新增了三只2015年出生的大熊猫幼仔参与野化培训。今年挑选出的三只幼仔是第六批次野化培训的大熊猫,它们都是通过严格筛选出来的培训个体。熊猫幼仔在野化环境中努力“学习”生活“本领”,让人觉得格外萌萌哒。
 
 
  真是时间不等人啊,我已经长成了一个英俊的大帅哥,虽然我不是富二代,但是也算是一表人才吧,但为啥整天被我欺负的小个子都有了女朋友,我却还是单身熊,一个人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妈妈也开始操心我的个人问题了。图为2016年4月6日,记者走进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探访该中心的育龄圈养大熊猫。2016年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有26只雌性大熊猫及19只雄性大熊猫参加了全国圈养大熊猫繁育计划,截至目前,已有10只雌性大熊猫完成了自然交配。
 
 
  “我想我会一直孤单,这一辈子都这么孤单,喜欢的人不出现,出现的人不喜欢。”一个人的日子总是过得那么慢,那就看个电视解解闷吧。图为2014年4月14日,正在看电视的大熊猫思嘉。近日,在云南野生动物园寄养的大熊猫美茜回四川后,单独留在昆明的大熊猫思嘉情绪低落,开始出现了许多反常举动。
 
 
  电视里的情节总是很美好,但现实总是那么残酷,我还是出门散散步吧。嗯,这个水池不错,下去游个泳吧。大事不妙,我爬呀爬呀爬,却怎么也逃不出这个鬼地方,幸亏警察叔叔救了我。图为2016年11月1日21时30分,记者从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获悉,当日下午16时许,一只4岁左右的雌性野生大熊猫误入保护区内耿达镇的正河电站。四川卧龙特别行政区森林公安局与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工作人员耗时3个多小时成功将这只大熊猫救出,并于当晚21时前后放归大自然。
 
 
  呼。终于到回家了,累屁了,谁也别打扰我,我要睡个觉,晚饭之前谁也别叫醒我,美女除外。图为2014年1月1日,杭州野生动物世界中华国宝区的午后,大熊猫“丽丽”爬在一棵大树上睡觉,摆弄了各种可爱但难度很大的姿势,睡觉功夫真是了得,萌翻全场。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