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快报网 > 婚嫁 >

中国农村越南新娘失踪事件频发:人财两空更贫困

时间:2016-02-29 23:13来源:参考消息网 编辑:尹小慧字体设置


曾经的新房,如今只剩下叶国贤一人。
 
  新报称,2月16日,福建南安金淘镇、眉山乡一带发生17名越南“新娘”集体失踪事件,当地警方迅速介入,调查涉及上百万元礼金的这起集体逃跑,是否另一起婚姻诈骗。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站2月29日报道,在职业婚介带动下,通过结婚渠道进入中国的越南新娘近年来急速增长,逃婚、卷走钱财、检出爱之病等负面新闻也随之不断。新娘逃跑事件的受害者,是偏远地区的贫困大龄农民与其家庭,他们不惜举债娶越南新娘,结果人财两空,陷入更深的贫困。
 
  掏心掏肺换来撕心裂肺
 
  农历正月初九(2月16日),“嫁”到福建南安金淘镇、眉山乡一带的17名越南“新娘”,集体失踪了。事隔一周之后,30岁的眉山乡天山村村民叶国贤终于相信,和自己一起生活了四个月的越南妻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叶国贤的妻子叫阿莲,未知真假的越南身份证上,显示她今年28岁。2015年10月15日,叶国贤在村里介绍人处第一次见到她,借了几万块后,他付了5.9万元(人民币·下同)聘金给越南媒人,第二天便把她领回了家。
 
  一个月前,阿莲发现自己怀孕了,新生命的即将到来,让这个家庭欣喜若狂,叶国贤一度以为,儿女承欢膝下的日子,很快就要到来。一周前,阿莲告诉他,在越南的妈妈为她寄来了安胎药与奶粉,两人2月16日一早赶去安溪县城,到另一户同样娶了越南新娘的朋友处“取药”,在朋友家坐了一会儿,两名越南新娘说出去买菜,结果便再也没有回来。
 
  叶国贤想不明白的是,自己掏心掏肺地对待阿莲,阿莲腹中也有了孩子,为什么还要骗他?
 
  在一起的几个月,叶国贤对阿莲百依百顺,阿莲想要的,他都会买给她,于是这个没有几件像样家具的家里,出现了400多元的女式外套、200多元的裤子、300多元的鞋子……这种档次的衣物,此前这些东西不可能出现在这个家庭。舍不得买给自己,把钱都花在阿莲身上。仅在金饰上,叶国贤前后便花去1.4万元。
 
  随着阿莲的失踪,这些金饰当然全部不翼而飞,柜子里仅留下几个空盒子,家里的600多元现金也无影无踪。
 
  给这个家庭带来更致命打击的,是越南新娘腹中的孩子不明下落。得知阿莲怀孕后,叶国贤买来叶酸、蛋白粉和奶粉,交代母亲每天做好吃的,务必让孕妇保证充足的营养,如今奶粉已吃去大半,但怀着胎儿的阿莲却不知去向。
 
  逃跑新娘沉重打击农村家庭
 
  叶国贤此前从未对阿莲生疑。进门之后,阿莲便主动操持起家务,扫地、洗衣、喂鸡喂鸭,虽然不会说闽南话,普通话也只懂简单对话,但她将“爸爸、妈妈”时常挂在嘴边,嘴巴相当甜。
 
  只有小学文化的叶国贤,总结自己被骗的原因,全是由于“没文化,不了解外面的世界”。和其他娶了越南新娘的村民一样,他们与越南妻子有夫妻之实,但却未办理结婚手续。
 
  阿莲走后,他学会了使用百度搜索引擎,结果一下子出来了许多类似新闻,他这才知道,部分越南新娘以结婚作为骗财手段,早有先例。
 
  过程虽有不同,但结局都是一样。和叶国贤有相同经历,同样陷入深深的沮丧与失落中的,在福建南安金淘镇与眉山乡还有十余户家庭。
 
  “嫁”到当地的越南新娘,全是通过一名已嫁到厦门同安10余年的越南籍中间人介绍,集体失踪之后,这名中间人也一夜之间失联。金淘镇中心村的一名村民曾受托为村民介绍,但他只是作为联系人,并不清楚越南新娘的底细。
 
  此次出走的越南新娘中,最短的“嫁”进来仅一个月,时间最长也只有半年,其中有几人已经怀孕。她们的到来,曾给抱着朴素的娶妻生子愿望的农民燃点希望,而她们的消失,则猝不及防地给这些农村家庭沉重的打击。
 
  人财两空的村民家庭中,大多经济状况并不算好。依据当地风俗,娶妻是一项高付出,迎娶本地媳妇往往需要10多万元的聘礼,而越南新娘索要的礼金要低得多,从三万元到六万元不等,即便如此,这些家庭为娶越南媳妇也大多欠下外债,叶国贤说,他仍有六万多元的债务在身。
 
  “她把我们家彻底拖垮了”。一脸疲惫的叶国贤不知自己何时才能再娶上媳妇,为了这个曾给他带来短暂甜蜜的越南媳妇,他已掏空自己的家底,背上的沉重债务至少需要几年才能还清。
 
  越南新娘负面新闻不断
 
  对于这起牵涉到上百万元礼金的集体逃跑事件,福建当地警方已展开调查,但是否属于诈骗行为,目前还没有定论。
 
  这些村民的遭遇并非偶发,在中国不同省份,同类事件比比皆是,即使是论逃跑新娘的规模,此次也非“惊世骇俗”之最。
 
  越南改革开放之初,曾有不少当地女性远嫁台湾、韩国与新加坡,近年在职业婚介的带动下,通过结婚渠道进入中国的越南女性急剧上升,中国早已是越南涉外婚姻最主要的相关国。
 
  进入中国的越南新娘呈几何式增长,逃婚、卷走钱财、检出爱之病等负面新闻也随之不断,不过,《法治周末》的报道中称,在中国,绝大多数越南新娘对现实生活还是满意的。
 
  夫妇生活情况如何,冷暖自知。但可以肯定的是,确实有一些不切实际的中越跨国婚姻在现实面前破裂。不少越南女性远嫁中国,原是抱着改善生活的希望,而娶越南新娘的多是家境贫困来自农村的男子,双方事前并未充分了解,结果女方千里迢迢过来,却发现理想与现实有巨大落差。
 
  除越南外,柬埔寨、老挝等东南亚国家女性外嫁中国的情形也日渐增多,这一现象的背后,是中国农村男性面临婚姻困境的现状。武汉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刘燕舞估算,全国农村在峰值期大约有2000万左右的剩男,平均到68万个行政村,每个村就将有近30个剩男。
 
  “市场需求”原本就相当庞大,而中介的鼓噪更加剧部分中国男性不切实际的幻想。中越涉外婚姻中介的网站上,多强调越南女性“年轻漂亮”“身材姣好”“温柔听话”“勤劳淳朴”,乃至有媒体报道称,一些中国男性即便已年过60,但在挑选越南新娘时,仍坚持以18岁至23岁之间作为择偶要求。
 
  中越婚姻存在巨大的法律漏洞,也是这些中越跨国婚姻的隐忧。越南新娘往往和中国丈夫一起回中国才登记结婚,而在越南国内,她们的婚姻状况仍是“未婚”,在这样的情况下,越南新娘跑回越南仍然可以再嫁,其已婚事实不会暴露。
 
  但在中国,涉外离婚过程异常复杂,如女方不在,丈夫单方面向中国法院提出申请后,需要经过外交等层层复杂程序,至少需要一两年才可以完成离婚手续。
点击更多精彩>>

图说世界